大学生助手网

今天是

关于我联系我登陆|注册

现在位置:首页 » 社会 » 药价改革:打破定价上下限,老百姓买药会不会更贵

药价改革:打破定价上下限,老百姓买药会不会更贵
作者:唐旭   分类:社会   评论(0)   浏览(1032)   关键词: 药价改革 打破定价上下限 老百姓买药 会不会更贵

告诉各位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自2015年6月1日起,政府将“药价主要制定者”的身份交给市场,并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我认为此番市场化改革,不仅可使药价趋于合理,更将开启医改大格局。但要指出的是,我们必须实行一系列和市场化改革配套的定价、监督机制,才能最终实现药价合理的惠民目的。否则,药价限制一旦放开,药厂、医院反而可能会抬高药价。

我在2015年推出的全新作品《郎咸平说: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中,针对医疗改革中的药价、服务、医保等问题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大部分思路和政府公布的药价改革不谋而合。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

 

接下来我们谈医疗改革,坦白讲,这是最难的改革。我过去也讲过医疗改革的话题,那么在这里引用李克强总理的话来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2014年11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部署价格改革时特别提到了医疗价格,那就是“药价要下来,服务要上去,医保要保住”。怎么做到这三点呢?首先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分析清楚是不是政府完全退出是最好的改革方案。

先看“药价要下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在政府监督的前提下,让医院的药品采购过程阳光化。2010年发布的《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只对专利药和仿制药的价格做出了规定,但没有涉及一种目前三甲医院大量采用的药——原研药。什么是原研药?它是指过了专利期的外国药。这些过了专利期的国外药品和国内仿制药相比,药效差不多,但是药价相差好几倍。另外一个很贵的药品就是专利药,它还在专利期受特殊保护,所以药价高情有可原。最后说说价格相对较低的国产仿制药,实际上很多原研药我们都可以用国产仿制药替代,价格要便宜90%,而且药效也可以达标。

根据我们的调查,目前外资主导的专利药和原研药,也就是药价相对较高的两种药,占到三甲医院药品份额的65%。至于我们的医院为什么会采用高价药,而不是药效相差不多的国产仿制药,这里面涉及的医院创收、医生收回扣等问题已有很多评述,我在这里不再细谈。

那么,目前这种高价药占大多数的情况要如何改善?广东省的高州市医院做了一个改革试点,我叫它“高州模式”。高州医院在采购药品时会临时成立一个“药事委员会”, 随机抽调专家负责制定药品目录,但是委员会里绝对不许包括领导。专家一旦被抽中,其对外通信工具马上被医院收缴,从而割断了医院和药厂之间的“内幕交易”。另外,本次采购完毕后,这个采购小组立刻解散,下次再有采购事宜再重组一个新的“药事委员会”。

高州医院进行改革之后,目前它的药品里95.5%的药都是国产仿制药,只有4.5%是进口专利药。而医院在连续七年采取药品阳光化采购后,总共节省了1.3亿元。当然,在“高州模式”中还牵扯到了监管的问题。在高州医院,专家组会负责定期到医院去检查,看是否出现乱用药、乱收费的问题。

我的建议是,在“高州模式”的基础之上,建立一个更优化的专家组,对医院目前存在的乱收费、乱检查、乱用药等问题做出一个系统、严肃的监督。那么在必要的时候,还可透过互联网,请全民监督。这个好的模式一旦成型,我相信我们的大部分医院都会像高州医院那样,把药品价格降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的角色是制定详尽、严格的药品价格管理政策,而后由医院执行。

第二个问题,服务要上去。怎么做?很多人说,患者少了,医生多了,服务自然就上去了。这个说法没错,我对此有两个建议。第一,针对非医保的高收入人群,为他们在医院里建立一个特殊通道,为他们提供额外的、高收费的服务,这部分额外赚到的钱医院可以用来补贴大众医疗。第二,鼓励内地的医生向香港医生学习,香港的专科医生可以去私人医院兼职,也可以开设私人诊所。这样又可以把一部分不愿意排队,并愿意花钱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的人从大医院分流出去。

透过这两种方式,可以把高收入人群从普通公立医院的就诊队伍里分流出去。而且医生拿出本职工作以外30%的精力继续提供医疗服务,医院也可以再聘用更多的医生弥补其他人赚外快时的空缺,这相当于无形中增加了全社会的医疗供给。那么在公立医院中,就会因为就诊人数下降、医生人数上升,出现服务质量上升的现象。

另外,提高医生的收入也有助于服务质量的上升。这一点“高州模式”做得也很好。高州医院拿出40%的利润分给医生,在杜绝了采购高价药的行为之后,高州医院的医生们因为这个分成的激励机制,自发地开始控制高州医院的运营成本。怎么做的?比如搞药品库存限额管理,高州医院的药品库存总额仅为购进总额的0.015%,简直比丰田的零库存管理还要厉害。

所以我建议政府采用以上两种方式对医院进行管理,在分流公立医院就诊人数,以及增加医生收入后,我相信我们的医疗服务水平肯定会得到整体的提升。

最后看医保要保住的问题。如果我们的医院能够按照我之前说的方法进行改革,那么会出现药价下降、医疗服务水平上升的情况。请各位注意,这个改良的代价是由高收入人群承担的,并没有动用医保基金的钱。所以,从常理来推断,在这种情况下医保是可以保住的。我给各位提供一组“高州模式”的数据:在进行改革之后,高州医院人均住院费用为5936.2元,不到广州的一半;高州医院的利润率达到6.1%,同一时期全国90%的医院都在亏损;医生的年收入普遍在10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20万~30万元,和广州的医生比起来都毫不逊色。

我们提出的医疗改革建议,完全符合李克强总理提出的“药价要下来,服务要上去,医保要保住”,主要做的就是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我的讲解中各位可以看到,在医疗改革中政府的角色很重要,绝对不能缺位,它必须在药品采购流程、分流公立医院就诊人数的过程中起到关键的决策制定和监督作用;而在实际操作层面,政府则不应该再多管,而是直接交给医院来完成。


    转载分享请注明原文地址(大学生助手网):http://www.dxszsw.com/shehui/1034.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