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助手网

今天是

关于我联系我登陆|注册

现在位置:首页 » 学生社团 » 拿到贫困助学金的同时你丢失了什么

拿到贫困助学金的同时你丢失了什么
作者:唐旭   分类:学生社团   评论(0)   浏览(15850)   关键词: 贫困 助学金 遗失

01.jpg

多年来,名目繁多的各类国家补助日益进入你我视线。包括农村土地直补、企事业退休养老金、在校学生贫困助学金等在内的多种国家补助给各阶层的人民带去了极大的实惠。然而这其中的一种——贫困助学金,却极为特殊,因为它的受助对象是在校学生。我们知道,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正处于自尊心极强的人生阶段,然而,他们此时却需要以贫穷作为基本条件去争取微薄的生活补助。表面上看,这种补助似乎能够让贫困学生更加无忧更有尊严地完成学业,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吗?

2013年沈阳大学要求申请贫困助学金的学生进行“比穷演讲”的事件引发了社会热议。多数人都认为,大学生虽然拿到了助学金却伤害了自尊心。事实上,因为申请助学金而伤及自尊心的事件不是简单的几个个例,这种尴尬的状况可谓年年都有,并且处处都有。
校方作为捐助方和受助方的中间人,往往都是“好心办坏事”。很多学校因为想要尽最大可能保持贫困助学金发放的客观和公正,所以会采取一些并不人性化的评选方法。比如说,申请人提交个人资料以后由同窗进行投票选出“最穷”;再比如说,负责人老师向贫困生了解个人和家庭等各种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后进行评定。

笔者认为,放下自尊将家庭及个人的隐私一五一十地汇报给朝夕相处的师友,这对于贫困学生来说无异于二次伤害,因为心甘情愿的被贴上“贫穷”的标签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伤害。如果校方能够真正的以学生为中心,那么一定可以有更多人性化的方法去解决这些伤及学生尊严的尴尬问题。作为校方不应该好心办坏事,不要让贫困生拿到助学金的同时失去了自尊。

反观这些贫困生的现状,我们也更应该谨慎选择贫困生的评选方法。我不认为对于每一个贫困生的救助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贫困生的评价标准应该是多样的立体的。家庭贫困必然是其成为受助对象的前提,成绩的优异是重要参考标准,然而与此同时,我认为更为重要的是受助对象的品德修养。受助者对于社会、家庭以及师友的态度和行动才是其成为受助者的最重要的参考条件。贫困生拿到助学金后大手大脚的状况屡见不鲜。有人用助学金购买不必要的衣物和电子设备,更有甚者购买游戏装备等等。一些人把被帮助看成理所应当,泰然地享受了福利,却把感恩抛到了脑后。一纸家庭贫困证明,两页低眉顺眼的贫困申请书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真实状况。所以国内一些大学通过监测学生的饭卡来评定学生的消费状况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总之,受助者应该摆正态度真正用好助学金,不要在拿到助学金的同时失去了国家对你的信任。

那么抛开校方以及受助学生这两个重要角色来审视一下贫困助学金这个制度,它本身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问题呢?发放贫困助学金的初衷是好的,可是由此的确生出了太多违背初衷的不美好。
在对于学生的帮助方面,个人认为澳大利亚的方法非常值得借鉴。澳大利亚并没有名义上的助学金,但是全民享有政府提供的无息贷款。大学生毕业后,如果收入达不到一定数字,贷款就无需偿还。具体来说就是:澳大利亚公民进入大学之后不需要交纳一分钱,所有的学费暂时全部由澳大利亚政府来负担。等到大学生大学毕业之后,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慢慢偿还,没有任何利息。偿还的金额每一年并不相同,其标准是澳大利亚人的平均年收入。拿2013年来说,只有当你的年收入超过51309元才需要偿还政府的贷款。换句话说,如果你一辈子的收入都低于政府定出的标准,那么你一辈子都不需要来偿还这个学费贷款。这个政策可谓完美,因为有政府的无息学费贷款,社会上就不会出现学生因为无法负担学费和生活费而导致辍学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学生不会因为自卑而羞于享受这样的权利,因为在那里申请学费贷款几乎是一种全民行为,不管你的家庭背景是贫穷还是富有。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进入大学之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是成年人,我们的家庭其实并没有义务继续供给我们的所有开销,大学生本应该想办法来自己负担生活费和学费。也许这并不符合我国传统的家庭伦理观念,但是申请助学贷款却毫无疑问是一种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一方面它培养了当代大学生的责任和独立意识,另一方面又使得那些为生活窘状和自尊心受创所累的贫困学生受到尊重。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在良好的环境下,贫困学生能够真正坦然的去申请贷款完成自己的学业。
用助学贷款取代贫困助学金的政策在我国能否实行以及怎样实行还有待商榷,毕竟中澳国情不同。但是无论以哪种方法来帮助贫困学生,我们都不应该也不能够忽视人性化。贫困学生则更应该努力成为那种常怀感恩之心的有担当有责任的优秀年轻人。

贫穷不是耻辱,尊严和责任的缺失却是人生的奇耻大辱。


    转载分享请注明原文地址(大学生助手网):http://www.dxszsw.com/shetuan/849.html

发表评论: